9luhl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奧特世界傳笔趣-第502章 青春的光與影[2]看書-h3j7y

奧特世界傳
小說推薦奧特世界傳奥特世界传
在权藤参谋离开司令室后,喜比刚助看向坐回自己座位脸上已经恢复平静的风野信,迈步走到风野信的身侧坐下来。
“我想这整个司令室里,敢给权藤参谋下逐客令的就只有风野指挥你了吧?”喜比刚助笑着道。
风野信无所谓的耸耸肩,“像这样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却不管不顾发展武力的家伙,是真的不讨人喜欢。”
“风野指挥说的可太对了!我对那个权藤参谋可一点好感都没有!跟他处一个空间,都感觉里面充满了利益的气息。”绿川麻衣对风野信说的话深以为同。
由美村良双手环胸凉声道:“在普罗米修斯的那件事发生后,我就对权藤参谋没好感了,想之前用来开第一届和平会议的克里莫斯岛居然被用来做成了兵器加工厂,想想就觉得讽刺。
还有这次的黑色风暴队跟黑色风暴队的战斗机,都足以说明了这个权藤参谋在经过了普罗米修斯的事情后还没有得到教训,还在想着发展战斗力!”
“没有得到深刻的教训,是很难改变一个人刻在了血肉里的想法的。”风野信无奈的叹口气。
假屋狩矢用盘子端着几个装满了咖啡和奶茶的杯子走了过来,将奶茶放到了风野信的面前,风野信伸手拿起奶茶暖手,微笑着朝假屋狩矢说道:“狩矢,谢谢你冲的奶茶了。”
说着,将冒着腾腾热气的奶茶抿了一口含在嘴里变温后才吞了下去,一瞬间就感觉浑身轻松了很多。
假屋狩矢笑道:“不客气风野指挥。”
随后依次的将咖啡递给了喜比刚助和由美村良还有绿川麻衣。
“谢谢。”
大家道了一声谢,喝了一口暖暖的咖啡,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但是他们却觉得身体也轻松了不少。
果然喝点喜欢的东西压力骤降啊……
塞雷特巡逻车行驶在路上。
车内的气氛沉寂的令人有些坐立不安。
飞鸟信再瞥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不动健二,在沉默了一瞬后主动打破了这死寂的气氛:“你是不动健的弟弟是吧?”
“是。”不动健二的语气有些冷,但心情还是比较平静的。
“你……哥哥还好吗?”飞鸟信此时的语气有些许的小心翼翼,毕竟进入了超级胜利队的是他,而不是不动健。
“我哥哥他已经死了。”
不动健二用手垫着头倚靠在窗边,目光斜斜的看着前方掠过的风景,语气很是平静,面色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似乎是走出了不动健死去的阴影。
“你哥哥已经死了?!”飞鸟信听到这个消息无异于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一瞬间表情都变得惊愕,眼神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怎么会……”
在他的印象里,不动健的飞行能力并不比自己的差,而且当时在竞争进入超级胜利队资格单挑的时候如果不是他耍小聪明也赢不了不动健,所以说像不动健能力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死了呢?
不动健二动了动脑袋,目光扫了飞鸟信一眼:“他是在试飞新型战斗机的时候,战斗机在飞行中突然出了问题,在空中就直接爆炸,我哥哥他当场就死了。”
说着,他把目光重新投向了外面飞速倒退的风景中,继续说道:“我哥哥在还活着的时候就跟我经常的提起过你,他把你当成了最厉害的竞争对手……也许还是朋友,所以我一直都想看看被我哥哥如此看重的你到底是什么样的,现在人我看到了,但是这个人却让我非常的失望,你当时为什么不攻击怪兽?”
“我怎么能伤害到我的同伴呢?”飞鸟信抿了抿嘴,在听到不动健二完全不顾及到别人生命的发言面上露出些许不悦的神色。
“但是消灭怪兽那是你的任务不是吗?难道你已经忘了你为什么要加入超级胜利队了吗?”不动健二的语气终于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他侧过头看向飞鸟信,双目的眼神很是冰冷的盯着飞鸟信的脸庞,“还是说你期望戴拿奥特曼或者是奈迦奥特曼会出来帮你?你们超级胜利队现在真的是太依赖戴拿奥特曼和奈迦奥特曼了!”
“我们才没有依靠戴拿和奈迦!”飞鸟信闻言忍不住反驳道,“戴拿和奈迦他们只是我们在拼尽全力后仍然没有办法阻止怪兽的前进时的最后的希望!”
“呵,谁知道呢?”不动健二冷笑着将目光放在了窗外,似乎是不想看见飞鸟信这张现在看起来有那么些让人觉得可恨的脸,“真不知道,我哥哥怎么会输给你这样的家伙?”
飞鸟信对此并没有开口,气氛在塞雷特巡逻车内再次的尴尬且沉寂起来。
塞雷特巡逻车停在遗传工程学研究所的一个停车位上将塞雷特巡逻车给停放好后,原本已经没什么话可以聊了的飞鸟信和不动健二两人在停下车的一瞬间,便看见了一道身穿参谋服模样看起来跟权藤参谋一模一样的人在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后便快步的离开着。
飞鸟信和不动健二见状,急忙跑了过去,飞鸟信从腰侧的枪兜里面抽出布莱斯特手枪头也不回的对不动健二说道:“权藤参谋不是在基地里面吗?那个人应该就是山崎了!我们包抄,千万不要让山崎带着艾博隆细胞跑了!”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不动健二声音略大,伸手在腰侧的枪兜里面抽出激光枪奔向已经躲到没有监控的地方将脸上的易容给卸下来了的山崎。
飞鸟信则是从遗传工程学研究所的另外一条道迂回绕到山崎前进的路线中与不动健二向着山崎包抄过去。
与此同时,司令室里也响起了警报声,绿川麻衣转过电脑椅看向喜比刚助汇报道:“队长,在遗传工程学研究所的危险遗传基因保管所的密码锁被破开了。”
“这么说山崎的目的果然就是艾博隆细胞了……”喜比刚助点点头确认了这个信息。
在这个信息被得知的下一刻,有着一道通讯打进了司令室里,绿川麻衣赶紧接通这个通讯,将通讯转接到主屏幕上。
主屏幕上再次露出了中岛勉和幸田的两张大脸,他们的脸色很不好看:“队长,我们在进到遗传工程学研究所的时候看到那个人急忙去追,但是还是慢了一步,艾博隆细胞被山崎给拿走了!”
“我知道了,”喜比刚助道,“你们联系一下飞鸟他们,他们去协助你们抓捕山崎了,现在应该已经到了遗传工程学研究所了。”
“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将那个山崎打晕,然后关押起来就能避免怪兽的出现了。”风野信在喜比刚助的话说完后趁着中岛勉和幸田还没有给喜比刚助回应的时候提了一嘴。
但是他说的也没有错,这些怪兽如果都是山崎制造的话,如果把山崎抓起来完全就是从根源就抹杀掉了怪兽出现的源头。
鸦片战争 张敏杰
“是!”中岛勉和幸田中气十足的应了声,随后挂断了通讯器。
风野信垂着眼帘,双手十指交叉抵在下巴上:“希望他们能够顺利的抓住山崎的话……”
“站住!山崎!”没有任何心理牵绊的不动健二追上山崎,手中的激光枪瞄准了山崎的腿部毫不犹豫的就开了一枪。
重生之最强弃妇 妖妖金
威力强横的激光袭向山崎的腿部,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的山崎急忙往前一个大跳步险而又险的躲过不动健二打出来的激光,在落地的一瞬间双脚站稳在地,他立即抽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激光枪转身也没有瞄准不动健二便开了一枪。
不动健二反应快速的躲避开山崎打出来的激光,双目紧紧的盯着他。
“别动!把枪放下!”身后传来飞鸟信的声音,一把枪抵在山崎的脑袋上,山崎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浑身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冷颤,将激光枪松开丢在了地上。
“把你手上的箱子……”飞鸟信双目紧盯着山崎的动作语气沉沉的继续说着,然而话还未说完,就被不动健二不耐烦的打断了。
“你在干什么啊?直接开枪不是更加简单吗?”不动健二冷声道。
飞鸟信看向他,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后颈突然一疼,眼前的景色瞬间黑了下来。
在最后的视线当中,飞鸟信看见不动健二的身后站着一道黑影,那道黑影没有任何的动作,不动健二的身躯却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倒在了地面。
紧接着,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让山崎给跑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飞鸟信和不动健二已经回到了司令室里。
网游 之 百倍 伤害
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两人的眼睛被司令室里的灯光刺的条件反射性的闭起了眼,在适应了灯光的亮度后才缓缓的睁开了眼。
“你们感觉怎么样?”
绿川麻衣拿着两条毛巾走到两人的面前将湿热的毛巾递给了两人。
两人接过毛巾道了声谢后将毛巾贴在脸上清醒了一会后,飞鸟信才道:“我们没什么事。”
“你们怎么会昏迷在研究所外面的树林里呢?好在我们也在研究所那里,否则你们可能要躺到醒来才能离开那里了。”中岛勉坐在两人的面前,神情有些好奇又有些小傲娇地道。
幸田道:“是不是山崎把你们给打昏了?可是这也不可能啊?如果是以前的飞鸟的话,被打晕还正常,但是现在的飞鸟不至于被手无缚鸡之力的山崎给打昏过去啊?”
“我们不是被山崎给打晕的,”飞鸟信脸色有些难看,“我在昏迷过去前,看见了一道奇怪的黑影,我们应该是被那道黑影给打晕了,山崎应该是被那个黑影给救走了。”
“黑影?”飞鸟信的说法让司令室里的大家伙面面相觑。
“是的,我比飞鸟信先看到黑影,但是在我想要提醒他小心的时候,自己就被打晕了。”不动健二的说法和飞鸟信的很是一致。
风野信在听见飞鸟信的话后,神色倒是沉重下来。
“黑影……想必都是那个家伙不想让我们轻松的将事情给解决就让一道闪电凝聚形体将你们给打晕过去,放走了山崎。”风野信沉声说道。
“是制造黑暗漩涡的那个家伙放走的?”喜比刚助道。
风野信点点头。
“这家伙!”飞鸟信听到风野信和喜比刚助的对话,简直对制造黑暗漩涡的那个家伙恨得牙痒痒。
只不过他现在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实力别说是消灭掉制造黑暗漩涡的那个家伙了,就连找都找不到那个家伙,也不清楚那个家伙的身份,谈何消灭?
时间来到下午。
飞鸟信一脸郁闷的跟着风野信来到了餐厅。
风野信将草莓芭菲放在飞鸟信面前的桌面上,自己端着黑糖珍珠奶茶味的芭菲坐到了飞鸟信的对面。
“你怎么了?怎么一脸郁闷的表情?”风野信挖了一勺芭菲看着飞鸟信脸上的表情奇异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飞鸟信拿起勺子:“也没什么,就是很烦那个总是捣乱又没办法消灭的家伙。”
“消灭他啊?”风野信轻笑一声,“我比你更恨他,他算是我的宿敌,但是又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我也远远不是他的对手,说消灭还太早了,还需要不断的变强才行,一直努力变强到能够消灭他为止。”
说着,风野信伸出空闲的左手拍拍飞鸟信的肩膀:“你现在当务之急的事情呢,就是好好的守护地球到不再需要戴拿帮助的时候,多余的事情不用想,尤其是那个家伙的事,该操心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可是!”飞鸟信眉头一皱。
“我只是说你现在不应该操心自己能不能消灭那个家伙的事情,”风野信收回手,眼眸弯起笑道,“等你变成自由身了,你可以想这件事,然后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强,再和我一起消灭掉那个家伙!”
当然,到那时,如果没有能够伤害到那个家伙的实力的话,他是不会让他们白白去送死的!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人海战术都是浮云!
更何况,那个家伙还拥有着能侵蚀人心智的黑暗能量,如果无法抵抗黑暗能量的侵蚀,没有能够自保的能力的话,只会成为那个家伙的预备炮灰,反而给自己人添麻烦!
总而言之,其实消灭那个家伙的事情,他是想要自己一个人去的。
因为如果扛不住黑暗能量的侵蚀,他们要杀了他也容易,他只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