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6ykt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四十八章 算個屁看書-ljrbq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提起黄琼与吴紫玉在一起时,那种异样的经历,何瑶道:“道家虽说是正统武功,但却有阴阳双修一说。你是男人,身子自然是至阳之体。她纯阴之体,你与她同房正是阴阳交汇,对修炼内功有很大的帮助。其实若是有双修法门,我们都可以与你同修。”
“虽说比不上她的纯阴之体,却可以一样增进内力。只可惜,无论我或是段姐的所学,都是纯粹的正统武学,对这种有些走偏门的修行之术都没有接触过。否则,不仅你的内力会有很大的好处,我与段姐的修为也是一样有好处的。”
“其实她也算是幸运,遇到的是你。若是遇到那种修习邪功的人,她这种体质正是最好的炉鼎。那些人为了加快内功进展,一味的只知道采补,能将她给活活折磨死。幸而,刘虎虽说习武成痴,可与江湖人交往的不多。”
“若是被那些修习邪功的人发现了,她们一家估计早就没有性命了。有些人在这事上,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当年,我与段锦追杀漠北十二狼时,曾经在他们的巢穴里面,见过一个这样体质的女人。为了增加内功,那些家伙就连那个女人来月信时,都不肯放过。”
“被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原本芳华不过二十多岁的女人,苍老得犹如五六十岁一样。救回来后,连两天都没有熬过去。她能这些年没有被人盯上,不是一般的幸运。不过你也要注意一些,别太频繁了。”
“这种事虽说对你内功修为大有好处,可她不通武功,你又不懂双修之术,只是吸取不知反哺。次数太频繁了,对她身体是有一定伤害的。也幸好,你只不过是为了贪欢罢了,否则她恐怕早就已经受不了了。真没有想到,你做出这种有些下作的事情,却歪打正着的。”
“无意之中,突破了你内功修行上的阻碍。真不知道,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想想办法吧,看看能不能找一些双修的法子。她虽说不通武功,可如果与你按照双修法,却可以保持容颜。否则这样下去,就变成了你一味的采补,对她来说伤害很大的。”
说到这里,何瑶白了黄琼一眼,附在他的耳边恨恨的道:“这次你可是占了大便宜了,这么一个极阴体质的女人与你同房,你的内功修行今后更可以事半功倍不说。听你说那些事,她还有女人十二大名器中的重峦叠翠。怪不得,她不喜欢与刘虎同房。”
“具备这种名器的女人,要是情调不够,直来直去的话就跟上刑没什么两样。还有,身怀这种名器的女人,后面九成都是玉涡凤吸,也是女人中可遇不可求的极品名器。只可惜,刘虎那个人什么都不懂,遇到了这么一个极品女人没有发现,最终被你占了便宜。”
人人都爱大哥 肆泽
原本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黄琼,今儿却没有想到在何瑶这里得到了答案。听着何瑶的话,才恍然大悟。虽说他不知道什么是重峦叠翠,可仔细一想与吴紫玉在一起的感觉,可不是正是那样。至于那个玉涡凤吸是什么,不用何瑶去解释,黄琼也多少有些明了。
不过对于何瑶为何懂得这些,黄琼却不是一般的好奇。要知道,何瑶可是那种极为传统的女人,所学的也都是正统武学。恒山派自然不用说了,即便是白沙堂虽说最终走了歪路,可其武学也是正统武学。这些玩意,何瑶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见到黄琼一脸的好奇,何瑶恨恨的掐了他腰一把后道:“我怎么知道这些?当年我与段锦格杀了漠北十二狼,在他们的巢穴里面发现了一本书。段姐是堂堂大理国公主,自然不屑于漠北十二狼的钱物。可白沙堂不行,除了收徒、护镖、为大户人家护院之外,没有别的进项。”
“我义父早些年练功时候又受了内伤,一直都需要名贵药材控制伤势。富人有富人的过法,穷人也有穷人的过法。我虽说性子并非是贪婪之人,可是为了义父也只能做一回贼了。反正漠北十二狼一向是无恶不作,他们留下的那些钱也都是不义之财。”
“所以,漠北十二狼的那些财物,我便打包回白沙堂。却没有想到,在那些财物里面发现了一本书,里面记述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采补一类的东西,那个时候好奇就看了看。只是看罢后,感觉那种书写的东西,实在太过恶心了,便被我一把火给烧了。”
我的宝可梦不大对劲
听罢何瑶的解释,黄琼微微一笑,却是并未说什么。心中却是多少有些叹息,那本书若是留下多好。自己虽说不会做那种恶人,可没事的时候看看放松一下也好。不过想来,以何瑶的性子能把那本书看完再烧,而没有看第一眼便即刻少了,估计也是多少有点好奇心。
富贵盈香 茴音
不过虽说有些心痒痒,但黄琼知道以吴紫玉天生保守的性格,未必肯让自己尝试。所以,他倒也没有想太多。与何瑶又亲热了一会后,生怕自己控制不住的黄琼,还是离开了何瑶的屋子。当离去时,看着又拿起账本的何瑶,黄琼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将话都说出来。
風 曉 櫻 寒
其实黄琼很清楚,皇帝给了诸女重赏,却将英王府的岁赐给免了,这是变相在敲打自己。告诉自己,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尤其是在眼下,自己实际上已经与桂林郡王府定亲的情况之下,身边的女人数量至少现在是不能在增加了。有些面子上的事情,该做到也得做到。
给诸女重赏,虽然还没有明说,也就说明皇帝至少变相承认了,诸女侧妃的名分。只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正式娶妃,所以名分还定不下来。扣了自己的岁赐,则是给自己一个严重的警告。皇帝用这种方式敲打自己,黄琼其实也很无奈,但却又无可奈何。
担心何瑶的身体,最终黄琼还是将此事给压了下来,没有当着何瑶面说出来。而回礼的事情,虽说黄琼一锤定音。不过对于黄琼的决定,何瑶总是感觉到实在有些太少了。最终还是从林含烟在景王府私藏之中,交给黄琼的那部分,挑选了两把玉如意,加入到了回礼之中。
轴心法则 异世界大魔受
对于何瑶的这个做法,黄琼尽管想要告诉她。她想添加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送玉如意。那玩意虽说不值什么钱,可在天家却有特殊的意思。对于勾心斗角并不擅长的何瑶,并不清楚玉如意在天家蕴含的意义。更不知道别说自己现在一个亲王,便是皇帝都不轻易拿它赏人。
送给永王倒是无妨,反正自己也对他曾经有过类似的承诺。可送给沈王,却很容易让自己这位八哥想歪,误以为自己对他做出什么承诺来。只是看着兴致勃勃的何瑶,黄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何瑶一心是为了自己打算,送了就送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更何况,何瑶虽说是无心之举。但送给沈王的那柄玉如意,倒是正好与自己送给沈王那两套书,也算是相得益彰。希望自己那位八哥读过,自己送的那两套别有用意的书,在加上以自己名义送出去的那柄玉如意后,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
不过在年前这段时间,闲来无事的黄琼,比照前世女性内衣样式,专门找女裁缝给自己所有的女人,甚至包括那些波斯舞姬在内,制做了一批与前世相同的内衣,作为自己特别的年礼。虽说前世那种挂钩难寻,但不是没有替代品。至于尺寸,则早就在他心里面了。
只是当他这些东西送出去,遭遇到了诸女一番大白眼。尤其是段锦,更是狠狠的掐了黄琼一顿。但白眼归白眼,可当诸女穿上后,在换上黄琼让人做的,开衩都快要到腰上的旗袍,那种视觉上更加活色生香的感官,让黄琼感觉到一切都值得了。
尤其是诸女丰盈的程度,都不用加现在没有地方找去的海绵垫。穿上这些贴身衣物后的诱惑力,让黄琼更加的乐此不疲。而对于诸女来说,虽说黄琼拿出的这些东西,让她们都感觉到很猥琐。可这些东西穿在身上,确实比现在的兜衣穿着舒服,最终倒也默认了。
只是让黄琼有些沮丧的是,吴紫玉虽说接了那些贴身衣物,可那种旗袍却是死活不肯接。便只是单独在房内穿给黄琼看,都死活的不答应。旗袍都不肯接,那个什么玉涡凤吸就更不会让黄琼尝试,搞得黄琼心痒无比却无可奈何。
相对于让何瑶很是头疼的永王与沈王,送来的有些贵重的那些年礼。官员那边,原本倒是好解决的多。黄琼早就有定制,各级官员送来的拜帖可以收,但那些送来的孝敬,只要超过一百贯钱的一律不得收。这是黄琼定下的铁律,便是何瑶都不敢违反。
既然黄琼定下的规矩,原本就不是贪婪人的何瑶,就更不会去收。而且对于何瑶来说,有了黄琼定下的这个规矩,也省心了不少。一百贯钱的礼就算收了,可回礼毕竟要省事的多,有些干脆就直接打赏钱就可以了。只是无论是黄琼,还是何瑶都忽视了那些官员的无耻程度。
皇帝心中的想法,虽说还没有昭告天下。可眼下朝中的形势,这满天下的官只要不傻到家,都知道这位英王现在圣眷正隆,在皇帝面前炙手可热的很。成为下一任储君的机会,几乎在九成以上。所以,一过腊月二十,黄琼府门前送年礼的官员推都推不开。
回不去 不淡定的疯子
虽说英王明确表态,来送年礼的官员一个不见,并明确规定超过一百贯的年礼一律不收。但对于那些抱着即便是见不到人,可只要在礼单上留下姓名,让英王知道自己来过,就已经足够的官员来说,这些事根本就不叫事。若是英王不知道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大事。
至于当初黄琼在郑州大杀官员,与那些文官结下的所谓梁子,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的,几乎被所有人都刻意的给忘记了。同年和同乡,哪怕是亲戚掉了脑袋算个屁,反正掉的又不是自己脑袋。与那些旧账相比,自己在这位眼下炙手可热的新贵,面前留个好印象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