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i4a优美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ptt-第882章 始亂終棄秦三郎-26lk9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秦琅喝着银耳汤,“你去给我把阿姹打发了,就说爨归王这事办差了,我秦琅不是那种仗势欺人夺人妻女的人,这事呢就当是个闹剧,不提也罢,让她回去吧。公主也回交州了,阿姹也便随爨归王一起回昆州吧。”
张超笑着道,“人家都送上门来了,不要白不要,我看这阿姹平时虽然有些凶有些冷,可换身衣裙倒也挺有一番味道的,你不如就收下嘛,这长夜漫漫,被窝里有个人不也挺好。”
“你就不怕这阿姹其实是个刺客?万一她是来行刺的呢?”
张超赶紧道,“她敢,量她夫妻也没这个胆子。再说,谁会把妻子送人床上来行刺啊?”
秦琅终究是拒绝了。
这跟阿侬那事不一样,当初阿侬是自己自愿,虽说也是半被逼无奈,可终究你情我愿的事情。而现在是爨归王卖老婆,哪怕阿姹来了,这事情说出去,终究是难听,甚至不止难听这么简单。
天纵+5番外全
梳娘囍事 枝枝叶叶
再者,秦琅也觉得这阿姹未必就那么可靠,万一是个刺客呢?就算不是刺客,这也摆明了是爨归王送到身边的探子啊。
“赶紧给我送走,我又不缺女人,只要我点个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赶着往我床上钻?”
张超笑着去了。
然后又回来说那阿姹不肯走,还说这事情她是自愿的,并说她愿意给秦琅做妾,但要带着小儿子守忠一起过来,还说可以给守忠改姓秦,又说希望秦琅将来能送守忠到长安去生活,最好是能进国子监读书云云。
“这娘们倒是挺厉害啊。”
秦琅摇摇头,还是拒绝了。
阿姹是一朵美丽的花,但也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轻易碰不得。
“三郎,我倒觉得不如收了,这阿姹可是乌蒙部的半个当家,乌蒙山地蛮骑可是乌蛮三十七部中最彪悍的,若是你收了阿姹,这乌蒙部岂不马上就为你所用,到时打东爨,正好让他们打前锋······”
“滚,打个爨氏,老子用的着这么费尽心思么?”
这一晚上,阿姹却并没走,秦琅没见她,她硬是就呆在屋外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阿姹从院里走出去,然后收拾了下自己的包袱便又回来了,爨归王一夜未眠,坐在门口看着阿姹回来,眼睛赤红,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阿姹对他视而未见,径直进屋收拾东西,然后走出门。
走了几步,停下,没有回头,站在那里说道,“秦公昨夜待我很温柔,待我随秦公到了广州后,我会派人来接守忠。”
“走了!”
爨归王握紧拳头,双眼赤红,站起来咬牙切齿,可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眼睁睁的看着阿姹走远了。
秦琅吃过早饭动身起程,阿姹仍穿着昨晚的那套汉式衣裙带着几个乌蒙女蛮跟在后面。
“阿姹夫人何意?”秦琅无奈。
阿姹却很淡然,“我现在是你的妾侍了,顺便问一句,你屋里有几个妾,我现在排第几?”
“阿姹夫人请回吧!”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跟爨归王已经和离了,现在我是你的人。”
“可我并没有同意啊。”
“我们乌蛮女子蛮的很,打定主意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九头牛都拉不回,不管怎样,现在我就是你的妾侍了,你去哪,我便跟到哪,回头我会派人去把我儿守忠接到身边,你替我送他到长安入国子监读书·····”阿姹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理会秦琅的意思。
“阿姹夫人?”
“卫公,我昨夜在你府中一夜,不管你如何对外解释,现在整个通海的人都知道爨归王把妻子送你,你留宿一夜。很快,整个滇地的人都会知道这事,卫公既然背了这名头,又何必在意其它,以你的身份,你也不会惧点什么风言风语吧?还是说,卫公嫌弃我人老色衰?又或是讨厌我脸上这刺青?”
“夫人挺好,只是这事太过荒唐?”
“有什么荒唐的,你们男人不常说女人如衣物吗?我们女人不过是那可以随意抛弃更换甚至是赠人的衣物罢了,这也是女人的悲哀。”
秦琅劝说了几句。
结果阿姹道,“我曾经满心托付那人,以为可以托付终生,想不到终究还是错付了,秦公以为那样的男人,还值得我再回去吗?”
僵极 晓零飏
秦琅拒绝阿姹相随,结果阿姹却依然自顾自的骑马跟随在队伍后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送行的队伍里也有爨归王,许多人当着他面指指点点,爨归王沉默着一声不吭。
“把你妻子领回去!”秦琅没好气的对这个家伙道,真是凭白惹一身骚。
“阿姹如今已与我休离,跟我没有关系了,她的来去是自由的,归王只有一个恳求,愿卫公能够善待她。”
这种话听着更让人恶心厌烦。
“卫公既然昨夜都收用了阿姹,如今为何又说这般不负责的话?卫公难道也是那种吃干抹净不守信用的人?”爨归王居然不顾众在在旁,大声的问道。
秦琅差点暴走。
“爨归王,你放肆!”
“卫公,难道某说错了吗?多少人看到阿姹昨天晚上进了你府,留宿一整夜,天亮才归,收拾了东西又跟着你了,你难道要说昨天晚上你们孤男寡女两人什么也没干?”
他故意把话说的很大声。
四周一片哄笑之声,尤其是程处默等居然还吹起了口哨,秦琅临走了,想不到还给他们送了这么大一乐子。
他们倒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反觉得秦琅很有本事啊,当然,爨归王的无耻也是刷新众人的眼界,而那位阿姹昨夜居然真的去了三郎那,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秦琅招手叫来阿姹。
“阿姹夫人,你跟爨归王解释一下,我们昨夜面都没见,更没什么其它,你还是跟他回去吧,这事闹的不像话了。”
阿姹看着秦琅,却瞧都没瞧爨归王一眼,当着众人面,阿姹道,“卫公昨夜搂着阿姹欢好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那时还说阿姹身上有股独特的幽香,还说阿姹身上的纹身很好看呢,怎么今天当众却说见都没见?卫公是嫌弃阿姹了吗?”
哄声四起。
这下彻底坐实爨归王的话了,甚至让秦琅有了渣男的标签,连程处默都有些看不下去,特意过来小声道,“三郎啊,咱们可不能做那种始乱终弃的事啊,既然这爨归王赠妻,三郎你也没拒绝,收都收用了,那就干脆把人带走就是,你怎么能裤子一提,然后就吃干抹净不认帐了呢,这可不是咱们长安爷们能做的事啊!”
秦琅瞪了他一眼,“滚,瞎起什么哄,老子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吗?”
曾想風光嫁給妳
牛见虎也道,“就是,咱们三郎向来是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想当初陇右之战的时候,人家睡了吐谷浑公主,睡了名王的又胞胎女儿,可有不承认?”
“三郎啊,这到底怎么个回事?”
一群勋戚贵族都围着秦琅,想打听下这离奇的绯闻八卦。
秦琅看着爨归王,又看着阿姹,到真是让他们夫妻俩搞的晕头转向了,再看看四周的人,就连程处默他们都不相信他是清白的了,别人自然更不会信了。
粉墨奇俠
“阿姹,你这样做,可是让你自己没有半分退路了啊。”
超级兵王在都市
阿姹却很自然的道,“我早说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听说三郎也是名神箭手,这道理肯定比我懂,我们乌蛮女子很蛮,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转。”
“阿姹你这是赖上我了?”
“卫公多我一个也不多吧,何况我也并没有那么差,不是吗?”
“若是两情相悦,倒是不在乎,可问题是这事情我感觉被强上了,让我觉得很别扭,我这人吧,不喜欢被人强迫,我更喜欢掌握主动。”
“卫公就原谅阿姹一次吧,请带我离开,给我保留最后一点体面,我现在一刻也不想再看到那个男人!”阿姹说着,居然眼角流下了眼泪。
这让秦琅大为惊讶,本来总觉得这事就是他们夫妻俩设的一个套,心怀不轨,另有图谋的,可是现在却怎么感觉越来越狗血了。
难道爨归王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送出老婆,而阿姹因此看透了这个男人,心灰意冷,便想跟他离开?
“其实有很多其它办法的,何必非要用这一个?”
秦琅也不太愿意让人围着看笑话,阿姹的眼泪让他有些心疼,虽然也只是半信半疑,终究不愿意在这被人当猴看,反正一个女蛮子愿意跟着就跟着先,还能妨碍他到哪去?
再者,其实内心深处里,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愿意投怀送抱的,不管是不是另有居心,终究是能让人内心愉悦一下的。
“我带你走也可以,但我秦琅可不是那种能够被人随便欺骗甚至是利用的人,你可要先想好了,一旦真跟我走了,可就没有回头路了。”秦琅道。
阿姹望着这个年轻的男人,毫不犹豫的道,“我不后悔,我也早做好了准备了,我们女人本就是无根的浮萍,无干的藤蔓,找到一颗大树依附,本就是命运。只要卫公不嫌弃我就好。”
秦琅摇了摇头,然后也懒得再理会爨归王等人,直接便上马启程,身后留下一片嘘声,似乎觉得卫国公终究还是被阿姹揭穿虚伪面目,有些可笑。
而爨归王站在那里,一直望着阿姹,但从始至终,走到身影完全消失不见,阿姹也没有看过她一眼。
再也不见那个身影,爨归王怅然若失,心堵的难受。
而四面还尽是一片嘲讽之声,人人对这个送老婆的家伙不屑一顾,纷纷远离。